mobile.365-838.com

【美国留学】中国留学生在纽约: “美国梦”之下的奋斗与抉择

关键词: 北京 | 国际课程 | 活动资讯
2017-09-14

300多年前,“美国梦”是英格兰清教徒的梦:他们远渡重洋,来到荒无人烟的美洲大陆寻找信仰可以栖息的净土。

 

100多年前,“美国梦”是纽约港前高高矗立的自由女神像,对世界人民昭示着:每个人都可以投奔自由之洲,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 

到了21世纪,奥巴马、林书豪的成功为“美国梦”增添了更多的个人注脚:不论阶级出身,只要努力奋斗,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 

多年来,“美国梦”也激励着许许多多的中国年轻人,或留学或创业,来到这片土地上创造自己的价值。

 

然而,对于漂洋过海的他们而言,海外扎根并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

2015年教育部公布的《中国留学回国就业蓝皮书2015》显示,从1978年到2015年底,中国累计出国留学人数已经达到404.21万人,已完成学业人数277.7万人,累计回国人数221.86万人,占已完成学业人数的79.87%,其中留学回国就业人群以英国、美国为大多数。而根据最近几年的数据,每年回国人数和出国人数的比例为70%-80%,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出国留学人员学成后,选择了回国就业。

 

40年大浪淘沙,除却李开复、杨致远那样的传奇成功个案,多数赴美的中国留学生更像《北京人在纽约》一样,历经着闯荡异乡的艰辛,也面临着未来的困境与抉择。奋斗,是他们唯一的选择。

 

他带着两万美金

10平米的办公室创立“邻客美国”

 

在影片《中国合伙人》里,怀揣“美国梦”的孟晓骏站在人头攒动的纽约时代广场,望着新浪在纳斯达克上市,身后是穿行的人群。每一天,都有无数人从被称为“世界十字路口”的纽约时代广场经过,追逐着自己的“美国梦”,中国留学生方震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

从纽约时代广场出发,乘坐40分钟地铁到达法拉盛华人区,再换乘巴士 20分钟,可以到达方震位于Bayside的办公室。就是在这间仅有10平米的办公室里,方震创立了他在美国的企业“邻客美国”(LinkinUSA)——一个以中国留学生为主要目标群体,类似于美国版“去哪儿”和“美团网”的本地娱乐信息分享和移动交易平台。

 

和一心向往着美国的中国合伙人孟晓骏一样,方震的心里也住着一个美国梦,他的美国求学路也十分曲折:高中毕业后,因为听说美国对学业的要求非常高,担心英文还不能很快适应的他,优先选择了澳洲的本科过渡;但怀着美国梦的他,熟悉了国外的教育要求后,毅然决定从学校退学,重新申请美国大学开始一场新的征途。“因为我有一个美国梦,特别想来纽约,特别想看一看纽约到底是什么样的。”

 

毕业后,方震创立“邻客美国”,希翼为中国留学生和游客提供美国吃喝玩乐的攻略和旅游服务,让他们在美国生活得更快乐。

 

他的创业伙伴董意毕业于德州一所大学,原本已经租好了房子,准备找工作,听了他的先容后,被他“帮助更多来美中国人”的理念所深深打动,硬是退了德州的房子,把车运到纽约,跟随他“蜗居”在小小的办公室里创业。

 

这间月租1千美金的办公室,是方震在纽约转悠了整整两个月才找到的。纽约生活成本高,房租高,压力大,用方震的话来说,这是一个不挣钱就马上丧失生存能力的地方。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一分钱也不能乱花。然而,创业前期,租房、设计网站,样样都是钱,又碰到外包企业违约拖慢进度,很快就花光了他仅有的2万美金积蓄,身体和心理都面临巨大压力。

 

“等到今年五月份,第一版产品上线后去找VC融资,在这之前,通过当导游和经营旅游业务挣生活费,不求别的,只要能够维持我和合伙人的基本生活就成。“还在咬紧牙关的方震说最不愿意的就是向父母借钱。

 

课表从早9点排到晚9

留学光环下的艰辛与不易

 

方震出生于80年代末。与早他几辈的中国留学生相比,这一代的留学生大多出生于收入尚可的中产阶级家庭。他们的视野更开阔,更自信,也更具冒险精神。他们不仅想在美国工作,更想在美国创造工作。21世纪,硅谷不再是他们唯一朝圣的“麦加”,自媒体的兴起让他们刷着微博朋友圈也可以创业,还有一大批人靠着在美国打造中国美食火了一把。

 

但是,创业不易,缺乏社会资源的异乡创业更难。繁华背后,不仅伴随着一大批闯荡失败者,人们也看到了更多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拼搏的艰辛与不易。

 

对于留学生而言,父母除了提供金钱上的支撑,能帮助的其他事情其实少之又少。无论你是谁,大部分时候,都不得不独自面对这个庞大而复杂的世界。

 

不是富二代的方震,对这一切的体会更深:想要实现梦想,必须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辛苦和努力。

 

白天参加两场期末的考试,晚上作为学生会会长还要举办晚会,把舞台和观众席整理完已经11点半,再开车回家已经1点。人完全不在状态,鞋都不换,一推开门,就倒在床上睡着了。等到第二天闹钟一响,洗把脸,出门走。

 

这是方震在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留学时的日常。

 

与大多数的留学生相比,他那拼命三郎的状态更像是传说中的八十年代留学生。自打踏入美国起,方震就对自己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:一个学期上7门课,举办3场大型晚会,做两份兼职工作,还有一个自己的创业项目。课表满当当地从早9点排到晚9点,中间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。最忙的时候关掉手机什么都不管地准备考试,考完后手机一开就看到20个未接电话……

 

问到为什么要这么拼?方震说: “就是跟自己较劲。我能出来上学是非常幸运的,想要感谢我的父母,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,除了努力,我没有捷径可走。”

 

在这个年轻人身上,有着非一般的坚韧。2015年,李开复在华中科技的演讲中说,实行力远远比IQ更加重要。相比于特别聪明的人,他们更愿意投资那些可以付出超过100%投入的创业者。可见,个人的成功无法离开专注。大浪淘沙之下,目标明确、有理想、有毅力的人最终才能出来。

 

四年的美国学业里,方震在饭店里收过盘子,在学校里做过暑期校园大使,送过外卖,教人开车,兼职导游。那2万美金的创业启动资金,就是这样“拼”出来的。

 

回忆起这些困难,他倒笑了起来,满是感触地说道:“值得,我觉得挺好的。如果没有经历这些磨练和收获,没有锻炼出自己的管理能力,不可能这么早就开始创业,不可能有这个胆量去尝试我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

 

海外创业

中国学子的困境与抉择

 

 支撑着方震度过一个个困难的,是心底里一种远大的情怀。

 

在他眼里,“邻客美国“不是一个不挣钱就随时摒弃的business,而是他心底里的希翼,就是他想做的事情。“它在我心底倒不了。哪怕我发出来的东西只能帮到我身边的朋友,我也会一直做下去。我想做的,就是这个东西能证明我对这个社会有一点改变,哪怕只帮助到了一个人。“

 

然而,光荣与梦想扎根,从来都不容易。

 

多年来,自由女神像注视着一代又一代中国学子涌入纽约,世界的格局与形势也悄然变化。有的人梦圆,有的人梦碎,有的人的梦圆了又碎。

 

除了资金问题,绊倒最多人的就是“身份”问题。

 

1931年,美国历史学家詹皇·特拉斯洛·亚当斯在《美国史诗》一书中提出:“美国梦就是梦想中的一片土地,在那里,每个人都可以活得更好,更富裕,更充实,并享有着适合其能力和成就的机会。”美国看似为每个人提供了均等的获取成功和实现自我的机会,其实能给到中国学生的机会并没有那么多。

 

大多数追逐美国梦的中国学生都有过类似的经历:F1签证来美,bachelorMaster or PhD 2-8年,OPT 1-2年,H-1B抽签,申请绿卡,再排3-6年。等绿卡到手,已经35岁上下。每一天都有身份的顾虑,每一关运气和努力都缺一不可。

 

根据美国移民局的统计,在2016财年,收到的工作证申请超过了20万,但是总共发布的名额却只有8.5万,其中2万个名额供硕士以上学生申请,而抽不中的研究生将和本科生一起参加另外6.5万个普通名额的抽签,但是在这6.5万名额中,有6800个是专门提供给与美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智利和新加坡公民的,这也就意味着本科生H-1B签证的中签率更低。(参见《WE留学生》系列纪录片之《海外就业:中国学子的困境与抉择》)

 

因为是新成立的企业,营业要求没有达到之前,是没有能力帮助团队办身份的,很多中国留学生在听了他的创业项目后,都很想加入他的团队,却都被工作签问题“绊住”。

 

离开父母和家乡,独自开始的美国梦是漫长的奋斗过程。即使是那些真正留下的少数人,也有不少在主流社会的石缝中生存。

 

当马云在纳斯达克敲响开市的钟声,美国的中国人们仿佛再次感到只要站在这片土地上就俯瞰了世界。然而,虚华背后,真正属于他们的世界却只有一隅。

 

“也许80%的人都会告诉你在美国的生活其实并不精彩,因为你没有时间和能力去接触你所面对的这个社会。英文不够好,适应能力不够强,你依然是相对弱势的一方。你接触的依然是你身边最近的超市,最近的影片院,你最熟悉的还是当初和你一起来美国的那个人。在美国这个melting pot里,人们很难很难找到那个点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留学生觉得自己孤独的原因之一,因为身边的朋友能够真正留下来的太少了。“

 

方震说,面对身份和就业的压力,他身边在美国的中国本科生有将近60%选择了读研究生,20%-30%像他一样去利用OPT时间实习(Optional PracticalTraining,美国F1学生签证毕业后的实习期),剩下的20%选择直接回国。但是几年之后也只有其中的10%留了下来。面对压力,方震希翼自己的决定能够让父母放心,通过自己不断地努力和学习,看准行业中的机会,踩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